新天龙八部sf发布网-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-天龙八部SF发布网-天龙私服

新天龙八部sf发布网

阿紫眼见他不动色的喝干毒酒,使毒本领比自己高出甚多,至有内力武功,更万万不是他敌。星宿派武功阴毒狠辣,出没一招留有余地,敌人只要了,非死也必重伤,伤后受尽荼毒,死时也必惨酷异常,师间除了争夺本门排名高下而性命相搏,从来不相互拆招练拳,因拆招必分高下,一分高下便有死伤。师父徒弟之间也从不试演功夫。星宿老怪传授功诀之后,各人便分头修练,高下深浅,唯有各人自知,逢到对敌之时,才显出强弱来。按照星宿派门规矩,她去既以毒酒相示,等于同门较艺,已是非同小可之事,狮鼻人倘若认俞,一辈子便受她之制,现下毫不犹豫的将这碗毒酒喝下肚去,阿紫若非另有反败为胜之道,就该服服贴贴的听行事,否则立有杀身大祸。她见情势紧迫,左拉着萧峰衣袖,叫道:“姊夫,他要杀我呢。“姊夫”,右一声“姊夫”。听得怦然心动,念起阿朱相嘱托的遗言,便想出将那狮鼻人打发了。但一瞥眼间,见到地下一滩鲜血,心想阿紫对付那酒保如此辣,让她吃些苦头、受些惩戒也是好的,便眼望窗外,不加理睬。阿紫眼见他不动色的喝干毒酒,使毒本领比自己高出甚多,至有内力武功,更万万不是他敌。星宿派武功阴毒狠辣,出没一招留有余地,敌人只要了,非死也必重伤,伤后受尽荼毒,死时也必惨酷异常,师间除了争夺本门排名高下而性命相搏,从来不相互拆招练拳,因拆招必分高下,一分高下便有死伤。师父徒弟之间也从不试演功夫。星宿老怪传授功诀之后,各人便分头修练,高下深浅,唯有各人自知,逢到对敌之时,才显出强弱来。按照星宿派门规矩,她去既以毒酒相示,等于同门较艺,已是非同小可之事,狮鼻人倘若认俞,一辈子便受她之制,现下毫不犹豫的将这碗毒酒喝下肚去,阿紫若非另有反败为胜之道,就该服服贴贴的听行事,否则立有杀身大祸。她见情势紧迫,左拉着萧峰衣袖,叫道:“姊夫,他要杀我呢。“姊夫”,右一声“姊夫”。听得怦然心动,念起阿朱相嘱托的遗言,便想出将那狮鼻人打发了。但一瞥眼间,见到地下一滩鲜血,心想阿紫对付那酒保如此辣,让她吃些苦头、受些惩戒也是好的,便眼望窗外,不加理睬。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,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

  • 博客访问: 2856022292
  • 博文数量: 19431
  • 用 户 组: 普通用户
  • 注册时间:10-25
  • 认证徽章:
个人简介

阿紫道:“你说什么?那件什么东西?我可全不知道。”狮鼻人脸一沉,说道:“师妹,我不动冒犯于你,乃是念在同门之谊,你可得知道好歹。”阿紫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好歹,你来陪我吃饭吃酒,那是好;你要逼我回到师父那里,那便是歹。”狮鼻人道:“到底怎样?你如不交也那件物事,便跟我回去。”阿紫道:“我不回去,也不知道你说些什么。你要我身上的物事?好吧……”说着从头发上拨下一枚表珠钗,说道:“你要拿个记认,好向师父交代,说拿这根珠钗去吧。”狮鼻人道:“你真要逼得我非动不可,是不是?”说着走上了一步。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,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阿紫道:“你说什么?那件什么东西?我可全不知道。”狮鼻人脸一沉,说道:“师妹,我不动冒犯于你,乃是念在同门之谊,你可得知道好歹。”阿紫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好歹,你来陪我吃饭吃酒,那是好;你要逼我回到师父那里,那便是歹。”狮鼻人道:“到底怎样?你如不交也那件物事,便跟我回去。”阿紫道:“我不回去,也不知道你说些什么。你要我身上的物事?好吧……”说着从头发上拨下一枚表珠钗,说道:“你要拿个记认,好向师父交代,说拿这根珠钗去吧。”狮鼻人道:“你真要逼得我非动不可,是不是?”说着走上了一步。。阿紫眼见他不动色的喝干毒酒,使毒本领比自己高出甚多,至有内力武功,更万万不是他敌。星宿派武功阴毒狠辣,出没一招留有余地,敌人只要了,非死也必重伤,伤后受尽荼毒,死时也必惨酷异常,师间除了争夺本门排名高下而性命相搏,从来不相互拆招练拳,因拆招必分高下,一分高下便有死伤。师父徒弟之间也从不试演功夫。星宿老怪传授功诀之后,各人便分头修练,高下深浅,唯有各人自知,逢到对敌之时,才显出强弱来。按照星宿派门规矩,她去既以毒酒相示,等于同门较艺,已是非同小可之事,狮鼻人倘若认俞,一辈子便受她之制,现下毫不犹豫的将这碗毒酒喝下肚去,阿紫若非另有反败为胜之道,就该服服贴贴的听行事,否则立有杀身大祸。她见情势紧迫,左拉着萧峰衣袖,叫道:“姊夫,他要杀我呢。“姊夫”,右一声“姊夫”。听得怦然心动,念起阿朱相嘱托的遗言,便想出将那狮鼻人打发了。但一瞥眼间,见到地下一滩鲜血,心想阿紫对付那酒保如此辣,让她吃些苦头、受些惩戒也是好的,便眼望窗外,不加理睬。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。

文章存档

2015年(63125)

2014年(86422)

2013年(30640)

2012年(89042)

订阅

分类: 天龙八部下载

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阿紫眼见他不动色的喝干毒酒,使毒本领比自己高出甚多,至有内力武功,更万万不是他敌。星宿派武功阴毒狠辣,出没一招留有余地,敌人只要了,非死也必重伤,伤后受尽荼毒,死时也必惨酷异常,师间除了争夺本门排名高下而性命相搏,从来不相互拆招练拳,因拆招必分高下,一分高下便有死伤。师父徒弟之间也从不试演功夫。星宿老怪传授功诀之后,各人便分头修练,高下深浅,唯有各人自知,逢到对敌之时,才显出强弱来。按照星宿派门规矩,她去既以毒酒相示,等于同门较艺,已是非同小可之事,狮鼻人倘若认俞,一辈子便受她之制,现下毫不犹豫的将这碗毒酒喝下肚去,阿紫若非另有反败为胜之道,就该服服贴贴的听行事,否则立有杀身大祸。她见情势紧迫,左拉着萧峰衣袖,叫道:“姊夫,他要杀我呢。“姊夫”,右一声“姊夫”。听得怦然心动,念起阿朱相嘱托的遗言,便想出将那狮鼻人打发了。但一瞥眼间,见到地下一滩鲜血,心想阿紫对付那酒保如此辣,让她吃些苦头、受些惩戒也是好的,便眼望窗外,不加理睬。,阿紫道:“你说什么?那件什么东西?我可全不知道。”狮鼻人脸一沉,说道:“师妹,我不动冒犯于你,乃是念在同门之谊,你可得知道好歹。”阿紫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好歹,你来陪我吃饭吃酒,那是好;你要逼我回到师父那里,那便是歹。”狮鼻人道:“到底怎样?你如不交也那件物事,便跟我回去。”阿紫道:“我不回去,也不知道你说些什么。你要我身上的物事?好吧……”说着从头发上拨下一枚表珠钗,说道:“你要拿个记认,好向师父交代,说拿这根珠钗去吧。”狮鼻人道:“你真要逼得我非动不可,是不是?”说着走上了一步。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。阿紫眼见他不动色的喝干毒酒,使毒本领比自己高出甚多,至有内力武功,更万万不是他敌。星宿派武功阴毒狠辣,出没一招留有余地,敌人只要了,非死也必重伤,伤后受尽荼毒,死时也必惨酷异常,师间除了争夺本门排名高下而性命相搏,从来不相互拆招练拳,因拆招必分高下,一分高下便有死伤。师父徒弟之间也从不试演功夫。星宿老怪传授功诀之后,各人便分头修练,高下深浅,唯有各人自知,逢到对敌之时,才显出强弱来。按照星宿派门规矩,她去既以毒酒相示,等于同门较艺,已是非同小可之事,狮鼻人倘若认俞,一辈子便受她之制,现下毫不犹豫的将这碗毒酒喝下肚去,阿紫若非另有反败为胜之道,就该服服贴贴的听行事,否则立有杀身大祸。她见情势紧迫,左拉着萧峰衣袖,叫道:“姊夫,他要杀我呢。“姊夫”,右一声“姊夫”。听得怦然心动,念起阿朱相嘱托的遗言,便想出将那狮鼻人打发了。但一瞥眼间,见到地下一滩鲜血,心想阿紫对付那酒保如此辣,让她吃些苦头、受些惩戒也是好的,便眼望窗外,不加理睬。阿紫眼见他不动色的喝干毒酒,使毒本领比自己高出甚多,至有内力武功,更万万不是他敌。星宿派武功阴毒狠辣,出没一招留有余地,敌人只要了,非死也必重伤,伤后受尽荼毒,死时也必惨酷异常,师间除了争夺本门排名高下而性命相搏,从来不相互拆招练拳,因拆招必分高下,一分高下便有死伤。师父徒弟之间也从不试演功夫。星宿老怪传授功诀之后,各人便分头修练,高下深浅,唯有各人自知,逢到对敌之时,才显出强弱来。按照星宿派门规矩,她去既以毒酒相示,等于同门较艺,已是非同小可之事,狮鼻人倘若认俞,一辈子便受她之制,现下毫不犹豫的将这碗毒酒喝下肚去,阿紫若非另有反败为胜之道,就该服服贴贴的听行事,否则立有杀身大祸。她见情势紧迫,左拉着萧峰衣袖,叫道:“姊夫,他要杀我呢。“姊夫”,右一声“姊夫”。听得怦然心动,念起阿朱相嘱托的遗言,便想出将那狮鼻人打发了。但一瞥眼间,见到地下一滩鲜血,心想阿紫对付那酒保如此辣,让她吃些苦头、受些惩戒也是好的,便眼望窗外,不加理睬。,阿紫道:“你说什么?那件什么东西?我可全不知道。”狮鼻人脸一沉,说道:“师妹,我不动冒犯于你,乃是念在同门之谊,你可得知道好歹。”阿紫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好歹,你来陪我吃饭吃酒,那是好;你要逼我回到师父那里,那便是歹。”狮鼻人道:“到底怎样?你如不交也那件物事,便跟我回去。”阿紫道:“我不回去,也不知道你说些什么。你要我身上的物事?好吧……”说着从头发上拨下一枚表珠钗,说道:“你要拿个记认,好向师父交代,说拿这根珠钗去吧。”狮鼻人道:“你真要逼得我非动不可,是不是?”说着走上了一步。。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阿紫道:“你说什么?那件什么东西?我可全不知道。”狮鼻人脸一沉,说道:“师妹,我不动冒犯于你,乃是念在同门之谊,你可得知道好歹。”阿紫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好歹,你来陪我吃饭吃酒,那是好;你要逼我回到师父那里,那便是歹。”狮鼻人道:“到底怎样?你如不交也那件物事,便跟我回去。”阿紫道:“我不回去,也不知道你说些什么。你要我身上的物事?好吧……”说着从头发上拨下一枚表珠钗,说道:“你要拿个记认,好向师父交代,说拿这根珠钗去吧。”狮鼻人道:“你真要逼得我非动不可,是不是?”说着走上了一步。。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阿紫眼见他不动色的喝干毒酒,使毒本领比自己高出甚多,至有内力武功,更万万不是他敌。星宿派武功阴毒狠辣,出没一招留有余地,敌人只要了,非死也必重伤,伤后受尽荼毒,死时也必惨酷异常,师间除了争夺本门排名高下而性命相搏,从来不相互拆招练拳,因拆招必分高下,一分高下便有死伤。师父徒弟之间也从不试演功夫。星宿老怪传授功诀之后,各人便分头修练,高下深浅,唯有各人自知,逢到对敌之时,才显出强弱来。按照星宿派门规矩,她去既以毒酒相示,等于同门较艺,已是非同小可之事,狮鼻人倘若认俞,一辈子便受她之制,现下毫不犹豫的将这碗毒酒喝下肚去,阿紫若非另有反败为胜之道,就该服服贴贴的听行事,否则立有杀身大祸。她见情势紧迫,左拉着萧峰衣袖,叫道:“姊夫,他要杀我呢。“姊夫”,右一声“姊夫”。听得怦然心动,念起阿朱相嘱托的遗言,便想出将那狮鼻人打发了。但一瞥眼间,见到地下一滩鲜血,心想阿紫对付那酒保如此辣,让她吃些苦头、受些惩戒也是好的,便眼望窗外,不加理睬。。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阿紫道:“你说什么?那件什么东西?我可全不知道。”狮鼻人脸一沉,说道:“师妹,我不动冒犯于你,乃是念在同门之谊,你可得知道好歹。”阿紫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好歹,你来陪我吃饭吃酒,那是好;你要逼我回到师父那里,那便是歹。”狮鼻人道:“到底怎样?你如不交也那件物事,便跟我回去。”阿紫道:“我不回去,也不知道你说些什么。你要我身上的物事?好吧……”说着从头发上拨下一枚表珠钗,说道:“你要拿个记认,好向师父交代,说拿这根珠钗去吧。”狮鼻人道:“你真要逼得我非动不可,是不是?”说着走上了一步。阿紫眼见他不动色的喝干毒酒,使毒本领比自己高出甚多,至有内力武功,更万万不是他敌。星宿派武功阴毒狠辣,出没一招留有余地,敌人只要了,非死也必重伤,伤后受尽荼毒,死时也必惨酷异常,师间除了争夺本门排名高下而性命相搏,从来不相互拆招练拳,因拆招必分高下,一分高下便有死伤。师父徒弟之间也从不试演功夫。星宿老怪传授功诀之后,各人便分头修练,高下深浅,唯有各人自知,逢到对敌之时,才显出强弱来。按照星宿派门规矩,她去既以毒酒相示,等于同门较艺,已是非同小可之事,狮鼻人倘若认俞,一辈子便受她之制,现下毫不犹豫的将这碗毒酒喝下肚去,阿紫若非另有反败为胜之道,就该服服贴贴的听行事,否则立有杀身大祸。她见情势紧迫,左拉着萧峰衣袖,叫道:“姊夫,他要杀我呢。“姊夫”,右一声“姊夫”。听得怦然心动,念起阿朱相嘱托的遗言,便想出将那狮鼻人打发了。但一瞥眼间,见到地下一滩鲜血,心想阿紫对付那酒保如此辣,让她吃些苦头、受些惩戒也是好的,便眼望窗外,不加理睬。阿紫道:“你说什么?那件什么东西?我可全不知道。”狮鼻人脸一沉,说道:“师妹,我不动冒犯于你,乃是念在同门之谊,你可得知道好歹。”阿紫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好歹,你来陪我吃饭吃酒,那是好;你要逼我回到师父那里,那便是歹。”狮鼻人道:“到底怎样?你如不交也那件物事,便跟我回去。”阿紫道:“我不回去,也不知道你说些什么。你要我身上的物事?好吧……”说着从头发上拨下一枚表珠钗,说道:“你要拿个记认,好向师父交代,说拿这根珠钗去吧。”狮鼻人道:“你真要逼得我非动不可,是不是?”说着走上了一步。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阿紫眼见他不动色的喝干毒酒,使毒本领比自己高出甚多,至有内力武功,更万万不是他敌。星宿派武功阴毒狠辣,出没一招留有余地,敌人只要了,非死也必重伤,伤后受尽荼毒,死时也必惨酷异常,师间除了争夺本门排名高下而性命相搏,从来不相互拆招练拳,因拆招必分高下,一分高下便有死伤。师父徒弟之间也从不试演功夫。星宿老怪传授功诀之后,各人便分头修练,高下深浅,唯有各人自知,逢到对敌之时,才显出强弱来。按照星宿派门规矩,她去既以毒酒相示,等于同门较艺,已是非同小可之事,狮鼻人倘若认俞,一辈子便受她之制,现下毫不犹豫的将这碗毒酒喝下肚去,阿紫若非另有反败为胜之道,就该服服贴贴的听行事,否则立有杀身大祸。她见情势紧迫,左拉着萧峰衣袖,叫道:“姊夫,他要杀我呢。“姊夫”,右一声“姊夫”。听得怦然心动,念起阿朱相嘱托的遗言,便想出将那狮鼻人打发了。但一瞥眼间,见到地下一滩鲜血,心想阿紫对付那酒保如此辣,让她吃些苦头、受些惩戒也是好的,便眼望窗外,不加理睬。阿紫道:“你说什么?那件什么东西?我可全不知道。”狮鼻人脸一沉,说道:“师妹,我不动冒犯于你,乃是念在同门之谊,你可得知道好歹。”阿紫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好歹,你来陪我吃饭吃酒,那是好;你要逼我回到师父那里,那便是歹。”狮鼻人道:“到底怎样?你如不交也那件物事,便跟我回去。”阿紫道:“我不回去,也不知道你说些什么。你要我身上的物事?好吧……”说着从头发上拨下一枚表珠钗,说道:“你要拿个记认,好向师父交代,说拿这根珠钗去吧。”狮鼻人道:“你真要逼得我非动不可,是不是?”说着走上了一步。。阿紫道:“你说什么?那件什么东西?我可全不知道。”狮鼻人脸一沉,说道:“师妹,我不动冒犯于你,乃是念在同门之谊,你可得知道好歹。”阿紫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好歹,你来陪我吃饭吃酒,那是好;你要逼我回到师父那里,那便是歹。”狮鼻人道:“到底怎样?你如不交也那件物事,便跟我回去。”阿紫道:“我不回去,也不知道你说些什么。你要我身上的物事?好吧……”说着从头发上拨下一枚表珠钗,说道:“你要拿个记认,好向师父交代,说拿这根珠钗去吧。”狮鼻人道:“你真要逼得我非动不可,是不是?”说着走上了一步。,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,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阿紫道:“你说什么?那件什么东西?我可全不知道。”狮鼻人脸一沉,说道:“师妹,我不动冒犯于你,乃是念在同门之谊,你可得知道好歹。”阿紫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好歹,你来陪我吃饭吃酒,那是好;你要逼我回到师父那里,那便是歹。”狮鼻人道:“到底怎样?你如不交也那件物事,便跟我回去。”阿紫道:“我不回去,也不知道你说些什么。你要我身上的物事?好吧……”说着从头发上拨下一枚表珠钗,说道:“你要拿个记认,好向师父交代,说拿这根珠钗去吧。”狮鼻人道:“你真要逼得我非动不可,是不是?”说着走上了一步。阿紫道:“你说什么?那件什么东西?我可全不知道。”狮鼻人脸一沉,说道:“师妹,我不动冒犯于你,乃是念在同门之谊,你可得知道好歹。”阿紫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好歹,你来陪我吃饭吃酒,那是好;你要逼我回到师父那里,那便是歹。”狮鼻人道:“到底怎样?你如不交也那件物事,便跟我回去。”阿紫道:“我不回去,也不知道你说些什么。你要我身上的物事?好吧……”说着从头发上拨下一枚表珠钗,说道:“你要拿个记认,好向师父交代,说拿这根珠钗去吧。”狮鼻人道:“你真要逼得我非动不可,是不是?”说着走上了一步。阿紫眼见他不动色的喝干毒酒,使毒本领比自己高出甚多,至有内力武功,更万万不是他敌。星宿派武功阴毒狠辣,出没一招留有余地,敌人只要了,非死也必重伤,伤后受尽荼毒,死时也必惨酷异常,师间除了争夺本门排名高下而性命相搏,从来不相互拆招练拳,因拆招必分高下,一分高下便有死伤。师父徒弟之间也从不试演功夫。星宿老怪传授功诀之后,各人便分头修练,高下深浅,唯有各人自知,逢到对敌之时,才显出强弱来。按照星宿派门规矩,她去既以毒酒相示,等于同门较艺,已是非同小可之事,狮鼻人倘若认俞,一辈子便受她之制,现下毫不犹豫的将这碗毒酒喝下肚去,阿紫若非另有反败为胜之道,就该服服贴贴的听行事,否则立有杀身大祸。她见情势紧迫,左拉着萧峰衣袖,叫道:“姊夫,他要杀我呢。“姊夫”,右一声“姊夫”。听得怦然心动,念起阿朱相嘱托的遗言,便想出将那狮鼻人打发了。但一瞥眼间,见到地下一滩鲜血,心想阿紫对付那酒保如此辣,让她吃些苦头、受些惩戒也是好的,便眼望窗外,不加理睬。,阿紫眼见他不动色的喝干毒酒,使毒本领比自己高出甚多,至有内力武功,更万万不是他敌。星宿派武功阴毒狠辣,出没一招留有余地,敌人只要了,非死也必重伤,伤后受尽荼毒,死时也必惨酷异常,师间除了争夺本门排名高下而性命相搏,从来不相互拆招练拳,因拆招必分高下,一分高下便有死伤。师父徒弟之间也从不试演功夫。星宿老怪传授功诀之后,各人便分头修练,高下深浅,唯有各人自知,逢到对敌之时,才显出强弱来。按照星宿派门规矩,她去既以毒酒相示,等于同门较艺,已是非同小可之事,狮鼻人倘若认俞,一辈子便受她之制,现下毫不犹豫的将这碗毒酒喝下肚去,阿紫若非另有反败为胜之道,就该服服贴贴的听行事,否则立有杀身大祸。她见情势紧迫,左拉着萧峰衣袖,叫道:“姊夫,他要杀我呢。“姊夫”,右一声“姊夫”。听得怦然心动,念起阿朱相嘱托的遗言,便想出将那狮鼻人打发了。但一瞥眼间,见到地下一滩鲜血,心想阿紫对付那酒保如此辣,让她吃些苦头、受些惩戒也是好的,便眼望窗外,不加理睬。阿紫眼见他不动色的喝干毒酒,使毒本领比自己高出甚多,至有内力武功,更万万不是他敌。星宿派武功阴毒狠辣,出没一招留有余地,敌人只要了,非死也必重伤,伤后受尽荼毒,死时也必惨酷异常,师间除了争夺本门排名高下而性命相搏,从来不相互拆招练拳,因拆招必分高下,一分高下便有死伤。师父徒弟之间也从不试演功夫。星宿老怪传授功诀之后,各人便分头修练,高下深浅,唯有各人自知,逢到对敌之时,才显出强弱来。按照星宿派门规矩,她去既以毒酒相示,等于同门较艺,已是非同小可之事,狮鼻人倘若认俞,一辈子便受她之制,现下毫不犹豫的将这碗毒酒喝下肚去,阿紫若非另有反败为胜之道,就该服服贴贴的听行事,否则立有杀身大祸。她见情势紧迫,左拉着萧峰衣袖,叫道:“姊夫,他要杀我呢。“姊夫”,右一声“姊夫”。听得怦然心动,念起阿朱相嘱托的遗言,便想出将那狮鼻人打发了。但一瞥眼间,见到地下一滩鲜血,心想阿紫对付那酒保如此辣,让她吃些苦头、受些惩戒也是好的,便眼望窗外,不加理睬。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。

阿紫眼见他不动色的喝干毒酒,使毒本领比自己高出甚多,至有内力武功,更万万不是他敌。星宿派武功阴毒狠辣,出没一招留有余地,敌人只要了,非死也必重伤,伤后受尽荼毒,死时也必惨酷异常,师间除了争夺本门排名高下而性命相搏,从来不相互拆招练拳,因拆招必分高下,一分高下便有死伤。师父徒弟之间也从不试演功夫。星宿老怪传授功诀之后,各人便分头修练,高下深浅,唯有各人自知,逢到对敌之时,才显出强弱来。按照星宿派门规矩,她去既以毒酒相示,等于同门较艺,已是非同小可之事,狮鼻人倘若认俞,一辈子便受她之制,现下毫不犹豫的将这碗毒酒喝下肚去,阿紫若非另有反败为胜之道,就该服服贴贴的听行事,否则立有杀身大祸。她见情势紧迫,左拉着萧峰衣袖,叫道:“姊夫,他要杀我呢。“姊夫”,右一声“姊夫”。听得怦然心动,念起阿朱相嘱托的遗言,便想出将那狮鼻人打发了。但一瞥眼间,见到地下一滩鲜血,心想阿紫对付那酒保如此辣,让她吃些苦头、受些惩戒也是好的,便眼望窗外,不加理睬。阿紫道:“你说什么?那件什么东西?我可全不知道。”狮鼻人脸一沉,说道:“师妹,我不动冒犯于你,乃是念在同门之谊,你可得知道好歹。”阿紫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好歹,你来陪我吃饭吃酒,那是好;你要逼我回到师父那里,那便是歹。”狮鼻人道:“到底怎样?你如不交也那件物事,便跟我回去。”阿紫道:“我不回去,也不知道你说些什么。你要我身上的物事?好吧……”说着从头发上拨下一枚表珠钗,说道:“你要拿个记认,好向师父交代,说拿这根珠钗去吧。”狮鼻人道:“你真要逼得我非动不可,是不是?”说着走上了一步。,阿紫道:“你说什么?那件什么东西?我可全不知道。”狮鼻人脸一沉,说道:“师妹,我不动冒犯于你,乃是念在同门之谊,你可得知道好歹。”阿紫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好歹,你来陪我吃饭吃酒,那是好;你要逼我回到师父那里,那便是歹。”狮鼻人道:“到底怎样?你如不交也那件物事,便跟我回去。”阿紫道:“我不回去,也不知道你说些什么。你要我身上的物事?好吧……”说着从头发上拨下一枚表珠钗,说道:“你要拿个记认,好向师父交代,说拿这根珠钗去吧。”狮鼻人道:“你真要逼得我非动不可,是不是?”说着走上了一步。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。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阿紫道:“你说什么?那件什么东西?我可全不知道。”狮鼻人脸一沉,说道:“师妹,我不动冒犯于你,乃是念在同门之谊,你可得知道好歹。”阿紫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好歹,你来陪我吃饭吃酒,那是好;你要逼我回到师父那里,那便是歹。”狮鼻人道:“到底怎样?你如不交也那件物事,便跟我回去。”阿紫道:“我不回去,也不知道你说些什么。你要我身上的物事?好吧……”说着从头发上拨下一枚表珠钗,说道:“你要拿个记认,好向师父交代,说拿这根珠钗去吧。”狮鼻人道:“你真要逼得我非动不可,是不是?”说着走上了一步。,阿紫道:“你说什么?那件什么东西?我可全不知道。”狮鼻人脸一沉,说道:“师妹,我不动冒犯于你,乃是念在同门之谊,你可得知道好歹。”阿紫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好歹,你来陪我吃饭吃酒,那是好;你要逼我回到师父那里,那便是歹。”狮鼻人道:“到底怎样?你如不交也那件物事,便跟我回去。”阿紫道:“我不回去,也不知道你说些什么。你要我身上的物事?好吧……”说着从头发上拨下一枚表珠钗,说道:“你要拿个记认,好向师父交代,说拿这根珠钗去吧。”狮鼻人道:“你真要逼得我非动不可,是不是?”说着走上了一步。。阿紫眼见他不动色的喝干毒酒,使毒本领比自己高出甚多,至有内力武功,更万万不是他敌。星宿派武功阴毒狠辣,出没一招留有余地,敌人只要了,非死也必重伤,伤后受尽荼毒,死时也必惨酷异常,师间除了争夺本门排名高下而性命相搏,从来不相互拆招练拳,因拆招必分高下,一分高下便有死伤。师父徒弟之间也从不试演功夫。星宿老怪传授功诀之后,各人便分头修练,高下深浅,唯有各人自知,逢到对敌之时,才显出强弱来。按照星宿派门规矩,她去既以毒酒相示,等于同门较艺,已是非同小可之事,狮鼻人倘若认俞,一辈子便受她之制,现下毫不犹豫的将这碗毒酒喝下肚去,阿紫若非另有反败为胜之道,就该服服贴贴的听行事,否则立有杀身大祸。她见情势紧迫,左拉着萧峰衣袖,叫道:“姊夫,他要杀我呢。“姊夫”,右一声“姊夫”。听得怦然心动,念起阿朱相嘱托的遗言,便想出将那狮鼻人打发了。但一瞥眼间,见到地下一滩鲜血,心想阿紫对付那酒保如此辣,让她吃些苦头、受些惩戒也是好的,便眼望窗外,不加理睬。阿紫道:“你说什么?那件什么东西?我可全不知道。”狮鼻人脸一沉,说道:“师妹,我不动冒犯于你,乃是念在同门之谊,你可得知道好歹。”阿紫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好歹,你来陪我吃饭吃酒,那是好;你要逼我回到师父那里,那便是歹。”狮鼻人道:“到底怎样?你如不交也那件物事,便跟我回去。”阿紫道:“我不回去,也不知道你说些什么。你要我身上的物事?好吧……”说着从头发上拨下一枚表珠钗,说道:“你要拿个记认,好向师父交代,说拿这根珠钗去吧。”狮鼻人道:“你真要逼得我非动不可,是不是?”说着走上了一步。。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阿紫眼见他不动色的喝干毒酒,使毒本领比自己高出甚多,至有内力武功,更万万不是他敌。星宿派武功阴毒狠辣,出没一招留有余地,敌人只要了,非死也必重伤,伤后受尽荼毒,死时也必惨酷异常,师间除了争夺本门排名高下而性命相搏,从来不相互拆招练拳,因拆招必分高下,一分高下便有死伤。师父徒弟之间也从不试演功夫。星宿老怪传授功诀之后,各人便分头修练,高下深浅,唯有各人自知,逢到对敌之时,才显出强弱来。按照星宿派门规矩,她去既以毒酒相示,等于同门较艺,已是非同小可之事,狮鼻人倘若认俞,一辈子便受她之制,现下毫不犹豫的将这碗毒酒喝下肚去,阿紫若非另有反败为胜之道,就该服服贴贴的听行事,否则立有杀身大祸。她见情势紧迫,左拉着萧峰衣袖,叫道:“姊夫,他要杀我呢。“姊夫”,右一声“姊夫”。听得怦然心动,念起阿朱相嘱托的遗言,便想出将那狮鼻人打发了。但一瞥眼间,见到地下一滩鲜血,心想阿紫对付那酒保如此辣,让她吃些苦头、受些惩戒也是好的,便眼望窗外,不加理睬。阿紫道:“你说什么?那件什么东西?我可全不知道。”狮鼻人脸一沉,说道:“师妹,我不动冒犯于你,乃是念在同门之谊,你可得知道好歹。”阿紫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好歹,你来陪我吃饭吃酒,那是好;你要逼我回到师父那里,那便是歹。”狮鼻人道:“到底怎样?你如不交也那件物事,便跟我回去。”阿紫道:“我不回去,也不知道你说些什么。你要我身上的物事?好吧……”说着从头发上拨下一枚表珠钗,说道:“你要拿个记认,好向师父交代,说拿这根珠钗去吧。”狮鼻人道:“你真要逼得我非动不可,是不是?”说着走上了一步。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。阿紫眼见他不动色的喝干毒酒,使毒本领比自己高出甚多,至有内力武功,更万万不是他敌。星宿派武功阴毒狠辣,出没一招留有余地,敌人只要了,非死也必重伤,伤后受尽荼毒,死时也必惨酷异常,师间除了争夺本门排名高下而性命相搏,从来不相互拆招练拳,因拆招必分高下,一分高下便有死伤。师父徒弟之间也从不试演功夫。星宿老怪传授功诀之后,各人便分头修练,高下深浅,唯有各人自知,逢到对敌之时,才显出强弱来。按照星宿派门规矩,她去既以毒酒相示,等于同门较艺,已是非同小可之事,狮鼻人倘若认俞,一辈子便受她之制,现下毫不犹豫的将这碗毒酒喝下肚去,阿紫若非另有反败为胜之道,就该服服贴贴的听行事,否则立有杀身大祸。她见情势紧迫,左拉着萧峰衣袖,叫道:“姊夫,他要杀我呢。“姊夫”,右一声“姊夫”。听得怦然心动,念起阿朱相嘱托的遗言,便想出将那狮鼻人打发了。但一瞥眼间,见到地下一滩鲜血,心想阿紫对付那酒保如此辣,让她吃些苦头、受些惩戒也是好的,便眼望窗外,不加理睬。阿紫眼见他不动色的喝干毒酒,使毒本领比自己高出甚多,至有内力武功,更万万不是他敌。星宿派武功阴毒狠辣,出没一招留有余地,敌人只要了,非死也必重伤,伤后受尽荼毒,死时也必惨酷异常,师间除了争夺本门排名高下而性命相搏,从来不相互拆招练拳,因拆招必分高下,一分高下便有死伤。师父徒弟之间也从不试演功夫。星宿老怪传授功诀之后,各人便分头修练,高下深浅,唯有各人自知,逢到对敌之时,才显出强弱来。按照星宿派门规矩,她去既以毒酒相示,等于同门较艺,已是非同小可之事,狮鼻人倘若认俞,一辈子便受她之制,现下毫不犹豫的将这碗毒酒喝下肚去,阿紫若非另有反败为胜之道,就该服服贴贴的听行事,否则立有杀身大祸。她见情势紧迫,左拉着萧峰衣袖,叫道:“姊夫,他要杀我呢。“姊夫”,右一声“姊夫”。听得怦然心动,念起阿朱相嘱托的遗言,便想出将那狮鼻人打发了。但一瞥眼间,见到地下一滩鲜血,心想阿紫对付那酒保如此辣,让她吃些苦头、受些惩戒也是好的,便眼望窗外,不加理睬。阿紫道:“你说什么?那件什么东西?我可全不知道。”狮鼻人脸一沉,说道:“师妹,我不动冒犯于你,乃是念在同门之谊,你可得知道好歹。”阿紫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好歹,你来陪我吃饭吃酒,那是好;你要逼我回到师父那里,那便是歹。”狮鼻人道:“到底怎样?你如不交也那件物事,便跟我回去。”阿紫道:“我不回去,也不知道你说些什么。你要我身上的物事?好吧……”说着从头发上拨下一枚表珠钗,说道:“你要拿个记认,好向师父交代,说拿这根珠钗去吧。”狮鼻人道:“你真要逼得我非动不可,是不是?”说着走上了一步。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阿紫眼见他不动色的喝干毒酒,使毒本领比自己高出甚多,至有内力武功,更万万不是他敌。星宿派武功阴毒狠辣,出没一招留有余地,敌人只要了,非死也必重伤,伤后受尽荼毒,死时也必惨酷异常,师间除了争夺本门排名高下而性命相搏,从来不相互拆招练拳,因拆招必分高下,一分高下便有死伤。师父徒弟之间也从不试演功夫。星宿老怪传授功诀之后,各人便分头修练,高下深浅,唯有各人自知,逢到对敌之时,才显出强弱来。按照星宿派门规矩,她去既以毒酒相示,等于同门较艺,已是非同小可之事,狮鼻人倘若认俞,一辈子便受她之制,现下毫不犹豫的将这碗毒酒喝下肚去,阿紫若非另有反败为胜之道,就该服服贴贴的听行事,否则立有杀身大祸。她见情势紧迫,左拉着萧峰衣袖,叫道:“姊夫,他要杀我呢。“姊夫”,右一声“姊夫”。听得怦然心动,念起阿朱相嘱托的遗言,便想出将那狮鼻人打发了。但一瞥眼间,见到地下一滩鲜血,心想阿紫对付那酒保如此辣,让她吃些苦头、受些惩戒也是好的,便眼望窗外,不加理睬。阿紫眼见他不动色的喝干毒酒,使毒本领比自己高出甚多,至有内力武功,更万万不是他敌。星宿派武功阴毒狠辣,出没一招留有余地,敌人只要了,非死也必重伤,伤后受尽荼毒,死时也必惨酷异常,师间除了争夺本门排名高下而性命相搏,从来不相互拆招练拳,因拆招必分高下,一分高下便有死伤。师父徒弟之间也从不试演功夫。星宿老怪传授功诀之后,各人便分头修练,高下深浅,唯有各人自知,逢到对敌之时,才显出强弱来。按照星宿派门规矩,她去既以毒酒相示,等于同门较艺,已是非同小可之事,狮鼻人倘若认俞,一辈子便受她之制,现下毫不犹豫的将这碗毒酒喝下肚去,阿紫若非另有反败为胜之道,就该服服贴贴的听行事,否则立有杀身大祸。她见情势紧迫,左拉着萧峰衣袖,叫道:“姊夫,他要杀我呢。“姊夫”,右一声“姊夫”。听得怦然心动,念起阿朱相嘱托的遗言,便想出将那狮鼻人打发了。但一瞥眼间,见到地下一滩鲜血,心想阿紫对付那酒保如此辣,让她吃些苦头、受些惩戒也是好的,便眼望窗外,不加理睬。阿紫道:“你说什么?那件什么东西?我可全不知道。”狮鼻人脸一沉,说道:“师妹,我不动冒犯于你,乃是念在同门之谊,你可得知道好歹。”阿紫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好歹,你来陪我吃饭吃酒,那是好;你要逼我回到师父那里,那便是歹。”狮鼻人道:“到底怎样?你如不交也那件物事,便跟我回去。”阿紫道:“我不回去,也不知道你说些什么。你要我身上的物事?好吧……”说着从头发上拨下一枚表珠钗,说道:“你要拿个记认,好向师父交代,说拿这根珠钗去吧。”狮鼻人道:“你真要逼得我非动不可,是不是?”说着走上了一步。阿紫道:“你说什么?那件什么东西?我可全不知道。”狮鼻人脸一沉,说道:“师妹,我不动冒犯于你,乃是念在同门之谊,你可得知道好歹。”阿紫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好歹,你来陪我吃饭吃酒,那是好;你要逼我回到师父那里,那便是歹。”狮鼻人道:“到底怎样?你如不交也那件物事,便跟我回去。”阿紫道:“我不回去,也不知道你说些什么。你要我身上的物事?好吧……”说着从头发上拨下一枚表珠钗,说道:“你要拿个记认,好向师父交代,说拿这根珠钗去吧。”狮鼻人道:“你真要逼得我非动不可,是不是?”说着走上了一步。。阿紫眼见他不动色的喝干毒酒,使毒本领比自己高出甚多,至有内力武功,更万万不是他敌。星宿派武功阴毒狠辣,出没一招留有余地,敌人只要了,非死也必重伤,伤后受尽荼毒,死时也必惨酷异常,师间除了争夺本门排名高下而性命相搏,从来不相互拆招练拳,因拆招必分高下,一分高下便有死伤。师父徒弟之间也从不试演功夫。星宿老怪传授功诀之后,各人便分头修练,高下深浅,唯有各人自知,逢到对敌之时,才显出强弱来。按照星宿派门规矩,她去既以毒酒相示,等于同门较艺,已是非同小可之事,狮鼻人倘若认俞,一辈子便受她之制,现下毫不犹豫的将这碗毒酒喝下肚去,阿紫若非另有反败为胜之道,就该服服贴贴的听行事,否则立有杀身大祸。她见情势紧迫,左拉着萧峰衣袖,叫道:“姊夫,他要杀我呢。“姊夫”,右一声“姊夫”。听得怦然心动,念起阿朱相嘱托的遗言,便想出将那狮鼻人打发了。但一瞥眼间,见到地下一滩鲜血,心想阿紫对付那酒保如此辣,让她吃些苦头、受些惩戒也是好的,便眼望窗外,不加理睬。,阿紫眼见他不动色的喝干毒酒,使毒本领比自己高出甚多,至有内力武功,更万万不是他敌。星宿派武功阴毒狠辣,出没一招留有余地,敌人只要了,非死也必重伤,伤后受尽荼毒,死时也必惨酷异常,师间除了争夺本门排名高下而性命相搏,从来不相互拆招练拳,因拆招必分高下,一分高下便有死伤。师父徒弟之间也从不试演功夫。星宿老怪传授功诀之后,各人便分头修练,高下深浅,唯有各人自知,逢到对敌之时,才显出强弱来。按照星宿派门规矩,她去既以毒酒相示,等于同门较艺,已是非同小可之事,狮鼻人倘若认俞,一辈子便受她之制,现下毫不犹豫的将这碗毒酒喝下肚去,阿紫若非另有反败为胜之道,就该服服贴贴的听行事,否则立有杀身大祸。她见情势紧迫,左拉着萧峰衣袖,叫道:“姊夫,他要杀我呢。“姊夫”,右一声“姊夫”。听得怦然心动,念起阿朱相嘱托的遗言,便想出将那狮鼻人打发了。但一瞥眼间,见到地下一滩鲜血,心想阿紫对付那酒保如此辣,让她吃些苦头、受些惩戒也是好的,便眼望窗外,不加理睬。,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阿紫眼见他不动色的喝干毒酒,使毒本领比自己高出甚多,至有内力武功,更万万不是他敌。星宿派武功阴毒狠辣,出没一招留有余地,敌人只要了,非死也必重伤,伤后受尽荼毒,死时也必惨酷异常,师间除了争夺本门排名高下而性命相搏,从来不相互拆招练拳,因拆招必分高下,一分高下便有死伤。师父徒弟之间也从不试演功夫。星宿老怪传授功诀之后,各人便分头修练,高下深浅,唯有各人自知,逢到对敌之时,才显出强弱来。按照星宿派门规矩,她去既以毒酒相示,等于同门较艺,已是非同小可之事,狮鼻人倘若认俞,一辈子便受她之制,现下毫不犹豫的将这碗毒酒喝下肚去,阿紫若非另有反败为胜之道,就该服服贴贴的听行事,否则立有杀身大祸。她见情势紧迫,左拉着萧峰衣袖,叫道:“姊夫,他要杀我呢。“姊夫”,右一声“姊夫”。听得怦然心动,念起阿朱相嘱托的遗言,便想出将那狮鼻人打发了。但一瞥眼间,见到地下一滩鲜血,心想阿紫对付那酒保如此辣,让她吃些苦头、受些惩戒也是好的,便眼望窗外,不加理睬。阿紫道:“你说什么?那件什么东西?我可全不知道。”狮鼻人脸一沉,说道:“师妹,我不动冒犯于你,乃是念在同门之谊,你可得知道好歹。”阿紫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好歹,你来陪我吃饭吃酒,那是好;你要逼我回到师父那里,那便是歹。”狮鼻人道:“到底怎样?你如不交也那件物事,便跟我回去。”阿紫道:“我不回去,也不知道你说些什么。你要我身上的物事?好吧……”说着从头发上拨下一枚表珠钗,说道:“你要拿个记认,好向师父交代,说拿这根珠钗去吧。”狮鼻人道:“你真要逼得我非动不可,是不是?”说着走上了一步。,阿紫眼见他不动色的喝干毒酒,使毒本领比自己高出甚多,至有内力武功,更万万不是他敌。星宿派武功阴毒狠辣,出没一招留有余地,敌人只要了,非死也必重伤,伤后受尽荼毒,死时也必惨酷异常,师间除了争夺本门排名高下而性命相搏,从来不相互拆招练拳,因拆招必分高下,一分高下便有死伤。师父徒弟之间也从不试演功夫。星宿老怪传授功诀之后,各人便分头修练,高下深浅,唯有各人自知,逢到对敌之时,才显出强弱来。按照星宿派门规矩,她去既以毒酒相示,等于同门较艺,已是非同小可之事,狮鼻人倘若认俞,一辈子便受她之制,现下毫不犹豫的将这碗毒酒喝下肚去,阿紫若非另有反败为胜之道,就该服服贴贴的听行事,否则立有杀身大祸。她见情势紧迫,左拉着萧峰衣袖,叫道:“姊夫,他要杀我呢。“姊夫”,右一声“姊夫”。听得怦然心动,念起阿朱相嘱托的遗言,便想出将那狮鼻人打发了。但一瞥眼间,见到地下一滩鲜血,心想阿紫对付那酒保如此辣,让她吃些苦头、受些惩戒也是好的,便眼望窗外,不加理睬。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这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,脸上登时现出犹豫之色,想是星宿老怪对她颇为宠爱,在师父跟前很能说得上话。他沉呤道:“你既执意不肯回去,那么就把那件东西给我。我带回去缴还师父,也好有个交代,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。”。

阅读(99331) | 评论(54972) | 转发(72636) |
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!~~

张彪2019-11-18

魏亚民阿朱道:“这大恶人如此阴互的害你,我只盼能先砍他几刀,帮你出一囗恶气。咱们捉到他之後,也要设一个英雄大宴,招请普天下的英雄豪杰,当众说明你的冤屈,回复你的清白名声。”

阿朱微笑道:“我倒有个计较在此,就怕你觉得不好。”萧峰忙问:“什麽计策?”阿朱道:“你是大英雄大丈夫,不能向她逼供,却由我来哄骗於她,如何?”萧峰喜道:“如能哄她吐露真相,那是再好也没有了。阿朱,你知道我日思夜想,只盼能刃这个杀父的大仇。我是契丹人,他揭穿上我本来面目,那是应该的,令我得知自己的祖宗是什麽人,我原该多谢他才是。可是他为何杀我养父养母?杀我恩师?迫我伤害朋友、背负恶名、与天下英雄为仇?我若不将他砍成肉酱,又怎能定得下心来,一辈子和你在塞上骑马打猎、牧牛放羊?”说到後来,声音越来越高亢。近日来他神态虽已不如往时之,但对这大恶人的仇恨之心,决不因此而减了半分。。萧峰喜道:“如能哄她吐露真相,那是再好也没有了。阿朱,你知道我日思夜想,只盼能刃这个杀父的大仇。我是契丹人,他揭穿上我本来面目,那是应该的,令我得知自己的祖宗是什麽人,我原该多谢他才是。可是他为何杀我养父养母?杀我恩师?迫我伤害朋友、背负恶名、与天下英雄为仇?我若不将他砍成肉酱,又怎能定得下心来,一辈子和你在塞上骑马打猎、牧牛放羊?”说到後来,声音越来越高亢。近日来他神态虽已不如往时之,但对这大恶人的仇恨之心,决不因此而减了半分。阿朱微笑道:“我倒有个计较在此,就怕你觉得不好。”萧峰忙问:“什麽计策?”阿朱道:“你是大英雄大丈夫,不能向她逼供,却由我来哄骗於她,如何?”,阿朱微笑道:“我倒有个计较在此,就怕你觉得不好。”萧峰忙问:“什麽计策?”阿朱道:“你是大英雄大丈夫,不能向她逼供,却由我来哄骗於她,如何?”。

母全蓉10-25

阿朱道:“这大恶人如此阴互的害你,我只盼能先砍他几刀,帮你出一囗恶气。咱们捉到他之後,也要设一个英雄大宴,招请普天下的英雄豪杰,当众说明你的冤屈,回复你的清白名声。”,阿朱道:“这大恶人如此阴互的害你,我只盼能先砍他几刀,帮你出一囗恶气。咱们捉到他之後,也要设一个英雄大宴,招请普天下的英雄豪杰,当众说明你的冤屈,回复你的清白名声。”。萧峰喜道:“如能哄她吐露真相,那是再好也没有了。阿朱,你知道我日思夜想,只盼能刃这个杀父的大仇。我是契丹人,他揭穿上我本来面目,那是应该的,令我得知自己的祖宗是什麽人,我原该多谢他才是。可是他为何杀我养父养母?杀我恩师?迫我伤害朋友、背负恶名、与天下英雄为仇?我若不将他砍成肉酱,又怎能定得下心来,一辈子和你在塞上骑马打猎、牧牛放羊?”说到後来,声音越来越高亢。近日来他神态虽已不如往时之,但对这大恶人的仇恨之心,决不因此而减了半分。。

罗勇10-25

阿朱微笑道:“我倒有个计较在此,就怕你觉得不好。”萧峰忙问:“什麽计策?”阿朱道:“你是大英雄大丈夫,不能向她逼供,却由我来哄骗於她,如何?”,萧峰喜道:“如能哄她吐露真相,那是再好也没有了。阿朱,你知道我日思夜想,只盼能刃这个杀父的大仇。我是契丹人,他揭穿上我本来面目,那是应该的,令我得知自己的祖宗是什麽人,我原该多谢他才是。可是他为何杀我养父养母?杀我恩师?迫我伤害朋友、背负恶名、与天下英雄为仇?我若不将他砍成肉酱,又怎能定得下心来,一辈子和你在塞上骑马打猎、牧牛放羊?”说到後来,声音越来越高亢。近日来他神态虽已不如往时之,但对这大恶人的仇恨之心,决不因此而减了半分。。阿朱微笑道:“我倒有个计较在此,就怕你觉得不好。”萧峰忙问:“什麽计策?”阿朱道:“你是大英雄大丈夫,不能向她逼供,却由我来哄骗於她,如何?”。

韩磊10-25

阿朱微笑道:“我倒有个计较在此,就怕你觉得不好。”萧峰忙问:“什麽计策?”阿朱道:“你是大英雄大丈夫,不能向她逼供,却由我来哄骗於她,如何?”,阿朱道:“这大恶人如此阴互的害你,我只盼能先砍他几刀,帮你出一囗恶气。咱们捉到他之後,也要设一个英雄大宴,招请普天下的英雄豪杰,当众说明你的冤屈,回复你的清白名声。”。阿朱微笑道:“我倒有个计较在此,就怕你觉得不好。”萧峰忙问:“什麽计策?”阿朱道:“你是大英雄大丈夫,不能向她逼供,却由我来哄骗於她,如何?”。

李文瀚10-25

萧峰喜道:“如能哄她吐露真相,那是再好也没有了。阿朱,你知道我日思夜想,只盼能刃这个杀父的大仇。我是契丹人,他揭穿上我本来面目,那是应该的,令我得知自己的祖宗是什麽人,我原该多谢他才是。可是他为何杀我养父养母?杀我恩师?迫我伤害朋友、背负恶名、与天下英雄为仇?我若不将他砍成肉酱,又怎能定得下心来,一辈子和你在塞上骑马打猎、牧牛放羊?”说到後来,声音越来越高亢。近日来他神态虽已不如往时之,但对这大恶人的仇恨之心,决不因此而减了半分。,萧峰喜道:“如能哄她吐露真相,那是再好也没有了。阿朱,你知道我日思夜想,只盼能刃这个杀父的大仇。我是契丹人,他揭穿上我本来面目,那是应该的,令我得知自己的祖宗是什麽人,我原该多谢他才是。可是他为何杀我养父养母?杀我恩师?迫我伤害朋友、背负恶名、与天下英雄为仇?我若不将他砍成肉酱,又怎能定得下心来,一辈子和你在塞上骑马打猎、牧牛放羊?”说到後来,声音越来越高亢。近日来他神态虽已不如往时之,但对这大恶人的仇恨之心,决不因此而减了半分。。阿朱微笑道:“我倒有个计较在此,就怕你觉得不好。”萧峰忙问:“什麽计策?”阿朱道:“你是大英雄大丈夫,不能向她逼供,却由我来哄骗於她,如何?”。

饶飞10-25

萧峰喜道:“如能哄她吐露真相,那是再好也没有了。阿朱,你知道我日思夜想,只盼能刃这个杀父的大仇。我是契丹人,他揭穿上我本来面目,那是应该的,令我得知自己的祖宗是什麽人,我原该多谢他才是。可是他为何杀我养父养母?杀我恩师?迫我伤害朋友、背负恶名、与天下英雄为仇?我若不将他砍成肉酱,又怎能定得下心来,一辈子和你在塞上骑马打猎、牧牛放羊?”说到後来,声音越来越高亢。近日来他神态虽已不如往时之,但对这大恶人的仇恨之心,决不因此而减了半分。,萧峰喜道:“如能哄她吐露真相,那是再好也没有了。阿朱,你知道我日思夜想,只盼能刃这个杀父的大仇。我是契丹人,他揭穿上我本来面目,那是应该的,令我得知自己的祖宗是什麽人,我原该多谢他才是。可是他为何杀我养父养母?杀我恩师?迫我伤害朋友、背负恶名、与天下英雄为仇?我若不将他砍成肉酱,又怎能定得下心来,一辈子和你在塞上骑马打猎、牧牛放羊?”说到後来,声音越来越高亢。近日来他神态虽已不如往时之,但对这大恶人的仇恨之心,决不因此而减了半分。。阿朱道:“这大恶人如此阴互的害你,我只盼能先砍他几刀,帮你出一囗恶气。咱们捉到他之後,也要设一个英雄大宴,招请普天下的英雄豪杰,当众说明你的冤屈,回复你的清白名声。”。

评论热议
请登录后评论。

登录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