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龙八部私服散人发布网-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-天龙八部SF发布网-天龙私服

天龙八部私服散人发布网

他这“神木王鼎”四个一字出口,另外人齐声喝道:“八师弟,你说什么?”声音十严内峻,那矮子退了一步,脸现惧惶之色。他这“神木王鼎”四个一字出口,另外人齐声喝道:“八师弟,你说什么?”声音十严内峻,那矮子退了一步,脸现惧惶之色。他这“神木王鼎”四个一字出口,另外人齐声喝道:“八师弟,你说什么?”声音十严内峻,那矮子退了一步,脸现惧惶之色。,他这“神木王鼎”四个一字出口,另外人齐声喝道:“八师弟,你说什么?”声音十严内峻,那矮子退了一步,脸现惧惶之色。

  • 博客访问: 9626637109
  • 博文数量: 97237
  • 用 户 组: 普通用户
  • 注册时间:11-18
  • 认证徽章:
个人简介

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那矮子道:“谁是你姊夫,怎么我看不见?”阿紫笑道:“你身材太高了,他也看不见你。”只听得当的一声响,那矮子钢杖在地下撑,身子便即飞起,连人带杖越过个师兄头顶,落在阿紫之前,叫道:“快随我们回去!”说着便向阿紫肩头抓去。这人身材虽矮,却是腰粗膀阔,横着看去,倒颇为雄伟,动作也甚敏捷。阿紫不躲不闪,任由他抓。那矮子一只大刚要碰到她肩头,突然微一迟疑,停住不动,问道:“你已动用了么?”阿紫道:“动用什么?”那矮子道:“自然神木王鼎了……”他这“神木王鼎”四个一字出口,另外人齐声喝道:“八师弟,你说什么?”声音十严内峻,那矮子退了一步,脸现惧惶之色。,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那矮子道:“谁是你姊夫,怎么我看不见?”阿紫笑道:“你身材太高了,他也看不见你。”只听得当的一声响,那矮子钢杖在地下撑,身子便即飞起,连人带杖越过个师兄头顶,落在阿紫之前,叫道:“快随我们回去!”说着便向阿紫肩头抓去。这人身材虽矮,却是腰粗膀阔,横着看去,倒颇为雄伟,动作也甚敏捷。阿紫不躲不闪,任由他抓。那矮子一只大刚要碰到她肩头,突然微一迟疑,停住不动,问道:“你已动用了么?”阿紫道:“动用什么?”那矮子道:“自然神木王鼎了……”。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那矮子道:“谁是你姊夫,怎么我看不见?”阿紫笑道:“你身材太高了,他也看不见你。”只听得当的一声响,那矮子钢杖在地下撑,身子便即飞起,连人带杖越过个师兄头顶,落在阿紫之前,叫道:“快随我们回去!”说着便向阿紫肩头抓去。这人身材虽矮,却是腰粗膀阔,横着看去,倒颇为雄伟,动作也甚敏捷。阿紫不躲不闪,任由他抓。那矮子一只大刚要碰到她肩头,突然微一迟疑,停住不动,问道:“你已动用了么?”阿紫道:“动用什么?”那矮子道:“自然神木王鼎了……”。

文章存档

2015年(54250)

2014年(59572)

2013年(56263)

2012年(95247)

订阅

分类: 天龙八部私服一条龙

他这“神木王鼎”四个一字出口,另外人齐声喝道:“八师弟,你说什么?”声音十严内峻,那矮子退了一步,脸现惧惶之色。那矮子道:“谁是你姊夫,怎么我看不见?”阿紫笑道:“你身材太高了,他也看不见你。”只听得当的一声响,那矮子钢杖在地下撑,身子便即飞起,连人带杖越过个师兄头顶,落在阿紫之前,叫道:“快随我们回去!”说着便向阿紫肩头抓去。这人身材虽矮,却是腰粗膀阔,横着看去,倒颇为雄伟,动作也甚敏捷。阿紫不躲不闪,任由他抓。那矮子一只大刚要碰到她肩头,突然微一迟疑,停住不动,问道:“你已动用了么?”阿紫道:“动用什么?”那矮子道:“自然神木王鼎了……”,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那矮子道:“谁是你姊夫,怎么我看不见?”阿紫笑道:“你身材太高了,他也看不见你。”只听得当的一声响,那矮子钢杖在地下撑,身子便即飞起,连人带杖越过个师兄头顶,落在阿紫之前,叫道:“快随我们回去!”说着便向阿紫肩头抓去。这人身材虽矮,却是腰粗膀阔,横着看去,倒颇为雄伟,动作也甚敏捷。阿紫不躲不闪,任由他抓。那矮子一只大刚要碰到她肩头,突然微一迟疑,停住不动,问道:“你已动用了么?”阿紫道:“动用什么?”那矮子道:“自然神木王鼎了……”。他这“神木王鼎”四个一字出口,另外人齐声喝道:“八师弟,你说什么?”声音十严内峻,那矮子退了一步,脸现惧惶之色。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,他这“神木王鼎”四个一字出口,另外人齐声喝道:“八师弟,你说什么?”声音十严内峻,那矮子退了一步,脸现惧惶之色。。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那矮子道:“谁是你姊夫,怎么我看不见?”阿紫笑道:“你身材太高了,他也看不见你。”只听得当的一声响,那矮子钢杖在地下撑,身子便即飞起,连人带杖越过个师兄头顶,落在阿紫之前,叫道:“快随我们回去!”说着便向阿紫肩头抓去。这人身材虽矮,却是腰粗膀阔,横着看去,倒颇为雄伟,动作也甚敏捷。阿紫不躲不闪,任由他抓。那矮子一只大刚要碰到她肩头,突然微一迟疑,停住不动,问道:“你已动用了么?”阿紫道:“动用什么?”那矮子道:“自然神木王鼎了……”。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他这“神木王鼎”四个一字出口,另外人齐声喝道:“八师弟,你说什么?”声音十严内峻,那矮子退了一步,脸现惧惶之色。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他这“神木王鼎”四个一字出口,另外人齐声喝道:“八师弟,你说什么?”声音十严内峻,那矮子退了一步,脸现惧惶之色。。那矮子道:“谁是你姊夫,怎么我看不见?”阿紫笑道:“你身材太高了,他也看不见你。”只听得当的一声响,那矮子钢杖在地下撑,身子便即飞起,连人带杖越过个师兄头顶,落在阿紫之前,叫道:“快随我们回去!”说着便向阿紫肩头抓去。这人身材虽矮,却是腰粗膀阔,横着看去,倒颇为雄伟,动作也甚敏捷。阿紫不躲不闪,任由他抓。那矮子一只大刚要碰到她肩头,突然微一迟疑,停住不动,问道:“你已动用了么?”阿紫道:“动用什么?”那矮子道:“自然神木王鼎了……”他这“神木王鼎”四个一字出口,另外人齐声喝道:“八师弟,你说什么?”声音十严内峻,那矮子退了一步,脸现惧惶之色。他这“神木王鼎”四个一字出口,另外人齐声喝道:“八师弟,你说什么?”声音十严内峻,那矮子退了一步,脸现惧惶之色。那矮子道:“谁是你姊夫,怎么我看不见?”阿紫笑道:“你身材太高了,他也看不见你。”只听得当的一声响,那矮子钢杖在地下撑,身子便即飞起,连人带杖越过个师兄头顶,落在阿紫之前,叫道:“快随我们回去!”说着便向阿紫肩头抓去。这人身材虽矮,却是腰粗膀阔,横着看去,倒颇为雄伟,动作也甚敏捷。阿紫不躲不闪,任由他抓。那矮子一只大刚要碰到她肩头,突然微一迟疑,停住不动,问道:“你已动用了么?”阿紫道:“动用什么?”那矮子道:“自然神木王鼎了……”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他这“神木王鼎”四个一字出口,另外人齐声喝道:“八师弟,你说什么?”声音十严内峻,那矮子退了一步,脸现惧惶之色。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。那矮子道:“谁是你姊夫,怎么我看不见?”阿紫笑道:“你身材太高了,他也看不见你。”只听得当的一声响,那矮子钢杖在地下撑,身子便即飞起,连人带杖越过个师兄头顶,落在阿紫之前,叫道:“快随我们回去!”说着便向阿紫肩头抓去。这人身材虽矮,却是腰粗膀阔,横着看去,倒颇为雄伟,动作也甚敏捷。阿紫不躲不闪,任由他抓。那矮子一只大刚要碰到她肩头,突然微一迟疑,停住不动,问道:“你已动用了么?”阿紫道:“动用什么?”那矮子道:“自然神木王鼎了……”,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,那矮子道:“谁是你姊夫,怎么我看不见?”阿紫笑道:“你身材太高了,他也看不见你。”只听得当的一声响,那矮子钢杖在地下撑,身子便即飞起,连人带杖越过个师兄头顶,落在阿紫之前,叫道:“快随我们回去!”说着便向阿紫肩头抓去。这人身材虽矮,却是腰粗膀阔,横着看去,倒颇为雄伟,动作也甚敏捷。阿紫不躲不闪,任由他抓。那矮子一只大刚要碰到她肩头,突然微一迟疑,停住不动,问道:“你已动用了么?”阿紫道:“动用什么?”那矮子道:“自然神木王鼎了……”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他这“神木王鼎”四个一字出口,另外人齐声喝道:“八师弟,你说什么?”声音十严内峻,那矮子退了一步,脸现惧惶之色。他这“神木王鼎”四个一字出口,另外人齐声喝道:“八师弟,你说什么?”声音十严内峻,那矮子退了一步,脸现惧惶之色。,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那矮子道:“谁是你姊夫,怎么我看不见?”阿紫笑道:“你身材太高了,他也看不见你。”只听得当的一声响,那矮子钢杖在地下撑,身子便即飞起,连人带杖越过个师兄头顶,落在阿紫之前,叫道:“快随我们回去!”说着便向阿紫肩头抓去。这人身材虽矮,却是腰粗膀阔,横着看去,倒颇为雄伟,动作也甚敏捷。阿紫不躲不闪,任由他抓。那矮子一只大刚要碰到她肩头,突然微一迟疑,停住不动,问道:“你已动用了么?”阿紫道:“动用什么?”那矮子道:“自然神木王鼎了……”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。

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他这“神木王鼎”四个一字出口,另外人齐声喝道:“八师弟,你说什么?”声音十严内峻,那矮子退了一步,脸现惧惶之色。,那矮子道:“谁是你姊夫,怎么我看不见?”阿紫笑道:“你身材太高了,他也看不见你。”只听得当的一声响,那矮子钢杖在地下撑,身子便即飞起,连人带杖越过个师兄头顶,落在阿紫之前,叫道:“快随我们回去!”说着便向阿紫肩头抓去。这人身材虽矮,却是腰粗膀阔,横着看去,倒颇为雄伟,动作也甚敏捷。阿紫不躲不闪,任由他抓。那矮子一只大刚要碰到她肩头,突然微一迟疑,停住不动,问道:“你已动用了么?”阿紫道:“动用什么?”那矮子道:“自然神木王鼎了……”他这“神木王鼎”四个一字出口,另外人齐声喝道:“八师弟,你说什么?”声音十严内峻,那矮子退了一步,脸现惧惶之色。。那矮子道:“谁是你姊夫,怎么我看不见?”阿紫笑道:“你身材太高了,他也看不见你。”只听得当的一声响,那矮子钢杖在地下撑,身子便即飞起,连人带杖越过个师兄头顶,落在阿紫之前,叫道:“快随我们回去!”说着便向阿紫肩头抓去。这人身材虽矮,却是腰粗膀阔,横着看去,倒颇为雄伟,动作也甚敏捷。阿紫不躲不闪,任由他抓。那矮子一只大刚要碰到她肩头,突然微一迟疑,停住不动,问道:“你已动用了么?”阿紫道:“动用什么?”那矮子道:“自然神木王鼎了……”他这“神木王鼎”四个一字出口,另外人齐声喝道:“八师弟,你说什么?”声音十严内峻,那矮子退了一步,脸现惧惶之色。,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。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。他这“神木王鼎”四个一字出口,另外人齐声喝道:“八师弟,你说什么?”声音十严内峻,那矮子退了一步,脸现惧惶之色。他这“神木王鼎”四个一字出口,另外人齐声喝道:“八师弟,你说什么?”声音十严内峻,那矮子退了一步,脸现惧惶之色。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那矮子道:“谁是你姊夫,怎么我看不见?”阿紫笑道:“你身材太高了,他也看不见你。”只听得当的一声响,那矮子钢杖在地下撑,身子便即飞起,连人带杖越过个师兄头顶,落在阿紫之前,叫道:“快随我们回去!”说着便向阿紫肩头抓去。这人身材虽矮,却是腰粗膀阔,横着看去,倒颇为雄伟,动作也甚敏捷。阿紫不躲不闪,任由他抓。那矮子一只大刚要碰到她肩头,突然微一迟疑,停住不动,问道:“你已动用了么?”阿紫道:“动用什么?”那矮子道:“自然神木王鼎了……”。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那矮子道:“谁是你姊夫,怎么我看不见?”阿紫笑道:“你身材太高了,他也看不见你。”只听得当的一声响,那矮子钢杖在地下撑,身子便即飞起,连人带杖越过个师兄头顶,落在阿紫之前,叫道:“快随我们回去!”说着便向阿紫肩头抓去。这人身材虽矮,却是腰粗膀阔,横着看去,倒颇为雄伟,动作也甚敏捷。阿紫不躲不闪,任由他抓。那矮子一只大刚要碰到她肩头,突然微一迟疑,停住不动,问道:“你已动用了么?”阿紫道:“动用什么?”那矮子道:“自然神木王鼎了……”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那矮子道:“谁是你姊夫,怎么我看不见?”阿紫笑道:“你身材太高了,他也看不见你。”只听得当的一声响,那矮子钢杖在地下撑,身子便即飞起,连人带杖越过个师兄头顶,落在阿紫之前,叫道:“快随我们回去!”说着便向阿紫肩头抓去。这人身材虽矮,却是腰粗膀阔,横着看去,倒颇为雄伟,动作也甚敏捷。阿紫不躲不闪,任由他抓。那矮子一只大刚要碰到她肩头,突然微一迟疑,停住不动,问道:“你已动用了么?”阿紫道:“动用什么?”那矮子道:“自然神木王鼎了……”那矮子道:“谁是你姊夫,怎么我看不见?”阿紫笑道:“你身材太高了,他也看不见你。”只听得当的一声响,那矮子钢杖在地下撑,身子便即飞起,连人带杖越过个师兄头顶,落在阿紫之前,叫道:“快随我们回去!”说着便向阿紫肩头抓去。这人身材虽矮,却是腰粗膀阔,横着看去,倒颇为雄伟,动作也甚敏捷。阿紫不躲不闪,任由他抓。那矮子一只大刚要碰到她肩头,突然微一迟疑,停住不动,问道:“你已动用了么?”阿紫道:“动用什么?”那矮子道:“自然神木王鼎了……”那矮子道:“谁是你姊夫,怎么我看不见?”阿紫笑道:“你身材太高了,他也看不见你。”只听得当的一声响,那矮子钢杖在地下撑,身子便即飞起,连人带杖越过个师兄头顶,落在阿紫之前,叫道:“快随我们回去!”说着便向阿紫肩头抓去。这人身材虽矮,却是腰粗膀阔,横着看去,倒颇为雄伟,动作也甚敏捷。阿紫不躲不闪,任由他抓。那矮子一只大刚要碰到她肩头,突然微一迟疑,停住不动,问道:“你已动用了么?”阿紫道:“动用什么?”那矮子道:“自然神木王鼎了……”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。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,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,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他这“神木王鼎”四个一字出口,另外人齐声喝道:“八师弟,你说什么?”声音十严内峻,那矮子退了一步,脸现惧惶之色。他这“神木王鼎”四个一字出口,另外人齐声喝道:“八师弟,你说什么?”声音十严内峻,那矮子退了一步,脸现惧惶之色。那矮子道:“谁是你姊夫,怎么我看不见?”阿紫笑道:“你身材太高了,他也看不见你。”只听得当的一声响,那矮子钢杖在地下撑,身子便即飞起,连人带杖越过个师兄头顶,落在阿紫之前,叫道:“快随我们回去!”说着便向阿紫肩头抓去。这人身材虽矮,却是腰粗膀阔,横着看去,倒颇为雄伟,动作也甚敏捷。阿紫不躲不闪,任由他抓。那矮子一只大刚要碰到她肩头,突然微一迟疑,停住不动,问道:“你已动用了么?”阿紫道:“动用什么?”那矮子道:“自然神木王鼎了……”,他这“神木王鼎”四个一字出口,另外人齐声喝道:“八师弟,你说什么?”声音十严内峻,那矮子退了一步,脸现惧惶之色。他这“神木王鼎”四个一字出口,另外人齐声喝道:“八师弟,你说什么?”声音十严内峻,那矮子退了一步,脸现惧惶之色。萧峰心下琢磨:“神木王鼎是什么东西?这四人神色十郑重,决非做戏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怎么并不出,尽是自己斗口,难道担心敌我不过,还在等什么外援不成?”只见那矮子道:“就神……神……那个东西。”阿紫一指,道:“我送了给我姊夫啦。”她此立一出,四人的目光齐向萧峰射来,脸上均现怒色。萧峰心道:“这些人当真讨厌,我也懒得多跟他们理会了。”他慢慢站直身子,突然间双足一点,陡地跃起,。

阅读(10705) | 评论(52060) | 转发(54374) |
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!~~

蔡开宇2019-11-18

罗成只见一碧绿的火球在空骨碌碌的迅速转动,众弟子喝起采来,都说:“大师哥功力神妙,这一次小丫头可就糟糕啦!”“小师妹,你还逞什么强?乘早服输,说不定大师哥还能给你一条路生。”

萧峰眼见阿紫已无力与抗,当下左掌微一扬,一股掌力轻轻推出,阿紫形闪动之际,两条腰带飘将起来,一飘一拂,两朵火花迅速无伦的向星子激射回去。只见一碧绿的火球在空骨碌碌的迅速转动,众弟子喝起采来,都说:“大师哥功力神妙,这一次小丫头可就糟糕啦!”“小师妹,你还逞什么强?乘早服输,说不定大师哥还能给你一条路生。”。萧峰眼见阿紫已无力与抗,当下左掌微一扬,一股掌力轻轻推出,阿紫形闪动之际,两条腰带飘将起来,一飘一拂,两朵火花迅速无伦的向星子激射回去。只见一碧绿的火球在空骨碌碌的迅速转动,众弟子喝起采来,都说:“大师哥功力神妙,这一次小丫头可就糟糕啦!”“小师妹,你还逞什么强?乘早服输,说不定大师哥还能给你一条路生。”,只见一碧绿的火球在空骨碌碌的迅速转动,众弟子喝起采来,都说:“大师哥功力神妙,这一次小丫头可就糟糕啦!”“小师妹,你还逞什么强?乘早服输,说不定大师哥还能给你一条路生。”。

刘鑫11-18

阿紫不住催动掌力,但萧峰送来的掌力虽强,终究是外来之物,她运用之际不能得心应。摘星子和她僵持片刻,已发觉了她内力弱点所在,突然间双眉往上一竖,右食指点两点,火焰堆嗤嗤两声轻响,爆出几朵火花,犹如流星一般,分从左右袭向阿紫,来势迅速之极。阿紫音“啊哟!”她双掌力已凝聚在火之上,再也分不出来抵挡,无可奈何之,只得侧身闪避。但两朵火在摘星子内力催动之下,立即追来。,阿紫不住催动掌力,但萧峰送来的掌力虽强,终究是外来之物,她运用之际不能得心应。摘星子和她僵持片刻,已发觉了她内力弱点所在,突然间双眉往上一竖,右食指点两点,火焰堆嗤嗤两声轻响,爆出几朵火花,犹如流星一般,分从左右袭向阿紫,来势迅速之极。阿紫音“啊哟!”她双掌力已凝聚在火之上,再也分不出来抵挡,无可奈何之,只得侧身闪避。但两朵火在摘星子内力催动之下,立即追来。。只见一碧绿的火球在空骨碌碌的迅速转动,众弟子喝起采来,都说:“大师哥功力神妙,这一次小丫头可就糟糕啦!”“小师妹,你还逞什么强?乘早服输,说不定大师哥还能给你一条路生。”。

景小燕11-18

阿紫不住催动掌力,但萧峰送来的掌力虽强,终究是外来之物,她运用之际不能得心应。摘星子和她僵持片刻,已发觉了她内力弱点所在,突然间双眉往上一竖,右食指点两点,火焰堆嗤嗤两声轻响,爆出几朵火花,犹如流星一般,分从左右袭向阿紫,来势迅速之极。阿紫音“啊哟!”她双掌力已凝聚在火之上,再也分不出来抵挡,无可奈何之,只得侧身闪避。但两朵火在摘星子内力催动之下,立即追来。,萧峰眼见阿紫已无力与抗,当下左掌微一扬,一股掌力轻轻推出,阿紫形闪动之际,两条腰带飘将起来,一飘一拂,两朵火花迅速无伦的向星子激射回去。。萧峰眼见阿紫已无力与抗,当下左掌微一扬,一股掌力轻轻推出,阿紫形闪动之际,两条腰带飘将起来,一飘一拂,两朵火花迅速无伦的向星子激射回去。。

仁婷11-18

萧峰眼见阿紫已无力与抗,当下左掌微一扬,一股掌力轻轻推出,阿紫形闪动之际,两条腰带飘将起来,一飘一拂,两朵火花迅速无伦的向星子激射回去。,只见一碧绿的火球在空骨碌碌的迅速转动,众弟子喝起采来,都说:“大师哥功力神妙,这一次小丫头可就糟糕啦!”“小师妹,你还逞什么强?乘早服输,说不定大师哥还能给你一条路生。”。阿紫不住催动掌力,但萧峰送来的掌力虽强,终究是外来之物,她运用之际不能得心应。摘星子和她僵持片刻,已发觉了她内力弱点所在,突然间双眉往上一竖,右食指点两点,火焰堆嗤嗤两声轻响,爆出几朵火花,犹如流星一般,分从左右袭向阿紫,来势迅速之极。阿紫音“啊哟!”她双掌力已凝聚在火之上,再也分不出来抵挡,无可奈何之,只得侧身闪避。但两朵火在摘星子内力催动之下,立即追来。。

贾波11-18

阿紫不住催动掌力,但萧峰送来的掌力虽强,终究是外来之物,她运用之际不能得心应。摘星子和她僵持片刻,已发觉了她内力弱点所在,突然间双眉往上一竖,右食指点两点,火焰堆嗤嗤两声轻响,爆出几朵火花,犹如流星一般,分从左右袭向阿紫,来势迅速之极。阿紫音“啊哟!”她双掌力已凝聚在火之上,再也分不出来抵挡,无可奈何之,只得侧身闪避。但两朵火在摘星子内力催动之下,立即追来。,阿紫不住催动掌力,但萧峰送来的掌力虽强,终究是外来之物,她运用之际不能得心应。摘星子和她僵持片刻,已发觉了她内力弱点所在,突然间双眉往上一竖,右食指点两点,火焰堆嗤嗤两声轻响,爆出几朵火花,犹如流星一般,分从左右袭向阿紫,来势迅速之极。阿紫音“啊哟!”她双掌力已凝聚在火之上,再也分不出来抵挡,无可奈何之,只得侧身闪避。但两朵火在摘星子内力催动之下,立即追来。。只见一碧绿的火球在空骨碌碌的迅速转动,众弟子喝起采来,都说:“大师哥功力神妙,这一次小丫头可就糟糕啦!”“小师妹,你还逞什么强?乘早服输,说不定大师哥还能给你一条路生。”。

李自惠11-18

只见一碧绿的火球在空骨碌碌的迅速转动,众弟子喝起采来,都说:“大师哥功力神妙,这一次小丫头可就糟糕啦!”“小师妹,你还逞什么强?乘早服输,说不定大师哥还能给你一条路生。”,萧峰眼见阿紫已无力与抗,当下左掌微一扬,一股掌力轻轻推出,阿紫形闪动之际,两条腰带飘将起来,一飘一拂,两朵火花迅速无伦的向星子激射回去。。只见一碧绿的火球在空骨碌碌的迅速转动,众弟子喝起采来,都说:“大师哥功力神妙,这一次小丫头可就糟糕啦!”“小师妹,你还逞什么强?乘早服输,说不定大师哥还能给你一条路生。”。

评论热议
请登录后评论。

登录 注册